一個禮拜至少有一天是醒著的

歌曲:一個禮拜至少有一天是醒著的
瞇著眼睛看這個世界
瞳孔隨著景深漸漸失焦
那些在意的 都縮得像貓眼一樣纖細
看得窄倒是無妨
看得寬也沒什麼好神氣
我不清醒時
想得都比清醒時精準
我昏眩時
萬物都比存在更存在

失序的煙火

歌曲:以灰之名
尊嚴…之於你是什麼呢?
連看見煙火的閃爍眼神,都得藏於灰色的濾鏡之中
不顯擺,不卑微,如此達成了生存之道的實踐
黑夜之中,連你的感知都分崩離析
甚至連愛過一個人的事實都成不了塊面

中版的責任

歌曲:先過完今天吧
難得的樂觀突然閃現
就允許我偶而任性的踩著中版搖頭晃腦吧
長大後用快板,半遮掩著自己的孩子氣
緊接著用情歌扮演根本無法自處的假大人
一進一退之間,在這世界歌頌著詩人的當下
白話的歡愉無地自容
只能害羞地將色彩寄託在中版裡

狂歡的人不怕天黑

歌曲:早晚
我愛的你,從來不是早歸之人
我期待的不是你歸來的時刻
而是期許自己
知道的再少一些些
無知是幸福的
我抹上了一個笨拙的棕色試圖緩慢解析你的姿態
無知是幸福的,我抹上了一個笨拙的棕色試圖緩慢解析你的姿態
而誰都看得出來我已經一片空白
至少維持優雅,就算傷感都得優雅…

我多想變成她

歌曲:我多想變成她
我若是她,也想有這樣的瀟灑
我若是她,也想有這樣的幽默
連她的一舉一動,我都盡力模仿
連她的香水,我都如法炮製的灑滿了整個房間
最後我一句話也沒說 你還是走了

執著

歌曲:我這個人
擇善固執,是你對我一向的規勸
而我卻執著於填補著自己的遺憾
無時無刻
東拼西湊
以為這樣的執著
像驚嘆,像雨點,像不透明的自己
以為這樣的執著
最終能集結出你欽慕的形體
這樣固執卻不擇善的我,真的值得你的規勸嗎?

大言不慚

歌曲:偏愛
我們像是在大雨中奔跑的孩子
全身泥濘
揮霍自由
我們也是許下承諾的老人
終其一生只想愛的無悔無恨
今天是我們的聚會
誰都阻擋不了這股傾瀉而出的暴雨
這個夏季,火熱的雨滴也都化成了
我們任性追逐愛的蒸汽 大言不慚的
我們拋下一首歌的呢喃
又往下個熱烈直直奔去

賞與罰

歌曲:貪
一切如同我們想接近神一般
有一天終於坦承的將慾望拋向宇宙
獻祭,吟誦,祈禱
愚者啊,渴望能得到賞賜
更愚者…則渴望被渴望
直到被神的怒火燒燙
直到只剩下灰燼
問到:誰能不貪戀這原始的予取予求
只差一點點
我們就能昇華 我們就能成神
我們就能如同宇宙般無垠的
那樣去給 那樣去求
並在喧嘩下 握緊雙手闔眼

該死的劇本

歌曲:痛感
請原諒我必須愚蠢地
向所有的陳腔濫調致敬:
我愛你 你愛她 我愛你 你愛她
史上最討喜的情節
對於這個結論我也再無任何申訴
只剩下我惱人的血管
該死的 愚蠢的鼓動著
只因為一點更該死的痛覺
好個劇本

聰明

歌曲:聰明
我甚至差點將你的聰明具象化了
那些花了我好多時間的藍色漸層
如同腸子翻攪
有一天 我會扒開你的腦袋
看看它是不是如我所想
如此的崎嶇與不堪
別忘了為自己找一個台階體面的退場
你給我一個沙漏
倒數我的寬容
不就是為了活埋我的智商嗎?

十一
現在相信了嗎?

歌曲:懷疑論
黑色與白色
還容得下灰色的踟躕嗎?
你的對錯,愛恨再鮮明
如果連自己都不相信
對我來說就是一團灰
情緒使然下的憤怒筆刷也只能拍桌表態
那些強詞奪理
在我這只剩下灰色的空氣

十二
勸戒

發展自歌曲『貪』
忠臣尋來了天才裁縫
國王欣喜的衣不蔽體
貪婪的自傲與自卑
是華服之於光溜溜的軀體
如此鏡射一番 也算合理
無私給予 還是期待對等奉獻?
貪婪的自傲與自卑
是寫實在擁抱後對等的貿易
如此鏡射一番 更是合理
既然如此 那何不貪心一點呢?